洋所资讯

首页 科技 财经 国际 综合 文化 娱乐 体育 社会 时事 旅游 汽车 健康养生 军事 教育

洋所资讯 > 社会 > 陈朝晖讲述我国海洋科研事业变迁——挺进深蓝,我们有“硬核”实

陈朝晖讲述我国海洋科研事业变迁——挺进深蓝,我们有“硬核”实

发布时间:2019-11-08 07:32:18 已有:1639人阅读

陈朝晖叙述中国海洋科学研究的变化

要进军深蓝,我们有“硬核”力量。

“就在这时,‘东方红3号’正在西北太平洋执行一项科研任务。我可以通过手机微信随时与船上的科研团队沟通,安排和调整下一步的调查工作。但是就在三年前,我们的科学团队成员登船时几乎失去了他们的联盟。他们只能在紧急情况下打卫星电话。像这样实时控制科学过程是不可能的!”

谈到中国海洋科学研究的发展,陈朝晖有一种真切的感受:来之不易的深海综合科学研究,就像十多年前的“吃饺子过年”一样,现在已经成为常态。陈朝晖,35岁,现任中国海洋大学物理海洋学重点实验室教授。他向中国科学院院士吴礼鑫学习。他的主要方向是物理海洋和海洋观测。他的核心工作是建立“两海一海”的观测系统,并帮助深入实施“透明海洋”科学计划。

2007年,仍是大学生的陈朝晖第一次随船出海,并参加了海洋观测任务。“上个世纪,中国的海洋调查区主要集中在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等边缘海域。随着“东方红2号”、“科学号”、“东方红3号”等远洋科研船的建设,中国海洋科学研究逐渐从近海走向近海,从浅海走向深海陈朝晖说,“东方红”系列科研船的进化史是中国海洋科学研究崛起的缩影。

东方红3号于今年5月交付使用,是世界上最大的无声科研船,在世界无限航区具有导航能力,各项性能指标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我很荣幸能参与东方红三号的研制和试运行,并在东方红三号的支持下完成自己的科研项目!”陈朝晖说。

为了从深海获取数据,我们不仅需要优秀的科研船作为载体,还需要先进的科研观测设备作为“武器”。但长期以来,我国绝大多数高端海洋仪器都是进口的,独立生产海洋仪器设备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近年来,在海洋强国战略的背景下,中国在海洋仪器研发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陈朝晖首次带领科研团队在暴风雨中的中纬度黑潮延伸水域进行了国内水下滑翔机、深海自持剖面浮标、漂流海空界面浮标等新型观测设备的深远海试和科学应用,获得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陈朝晖团队依靠国内海洋仪器设备,近年来在黑潮延伸海域构建并不断完善综合海洋观测系统,甚至打破了美日在该地区深海调查的长期垄断。

陈朝晖的另一个身份是青岛海洋科技先导国家实验室海洋动力过程和气候功能实验室的科学家。作为中国海洋领域唯一的试点国家实验室,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建立了资源整合和协同创新的海洋科学研究平台。陈朝晖表示,在这个平台上,他的科研团队与海盐水下滑翔机等团队进行了深入合作。“五年前,我们谁都不认识,但现在我们成了不能离开任何人的好伙伴!”

除了海洋观测,中国的海洋数值模拟计算能力也在突飞猛进。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Marine Pilot National Laboratory)已经建成并推出了世界海洋科学研究领域最快的超级计算平台,计算能力达到每秒1万亿次。“模拟10年前完成的操作需要几天时间,但在目前的超级计算平台上只需要几分钟,这对加快“透明海洋”和“蓝色药库”等大型科学项目的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的海洋科学研究正在经历一个从无到有、从跟随、运行甚至领先的发展过程。我们在某些领域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陈朝晖说,他相信,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和海洋强国战略的深化,中国海洋产业一定会取得进一步的发展。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fzltjy.com 洋所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