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所资讯

首页 科技 财经 国际 综合 文化 娱乐 体育 社会 时事 旅游 汽车 健康养生 军事 教育

洋所资讯 > 综合 > 要求别在山东审的金乡县政府与民企纠纷案首次开庭 双方同意调解

要求别在山东审的金乡县政府与民企纠纷案首次开庭 双方同意调解

发布时间:2019-12-02 12:16:20 已有:3521人阅读

山东省高级法院裁定冻结山东省金乡县政府1.3亿元的资产,原因是据称私营企业资金违约。然而,金乡县政府要求将此案从山东移交江苏审判。

激烈辩论的案件现在取得了最新进展。上犹新闻记者了解到,在江苏管辖权异议被驳回后,案件于10月9日下午首次在山东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双方同意在法庭进行调解。

吸引投资的重点项目

金乡县位于山东省济宁市。几年前,金乡想改变县城的城市景观,规划一个“旅游城市”。2013年12月5日,金乡县政府向海东窝景观建设有限公司(现上海东窝景观集团有限公司)发出招商邀请。提出海东窝“齐心协力,建设金乡,实现互利共赢”,强调上海东窝负责投资、运营和管理的项目都是金乡县政府的重点项目。相关报道显示,当时金乡县委书记还亲自邀请东沃集团董事长和高级官员来金乡讨论相关项目。双方于2014年初正式开始全面合作。

据了解,上海东沃是业内知名景观项目的投资运营服务提供商,承接了上海世博会、浙江千岛湖、Xi世界园艺博览会等多项大型城市景观项目。

“在吸引外资时,政府领导对我们说,金乡是一个廉洁的城镇。你来这里时可以放心。”东沃集团首席执行官办公室主任王艺华表示。

据数据显示,金乡县人民政府是投资主体,上海东窝是投资主体。2014年1月,双方签署了《莱河-老万福河和太康湖景观设计建设项目投资建设合作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双方同意,为加快生态黄金乡建设,提升城市发展品位,东沃集团将投资建设公园项目,包括莱河-老万福河景观项目和太康湖湿地公园。

山东省高级法院冻结金乡县政府1.3亿元资产。改编/上游记者李红朋

政府的未偿投资已经冻结了1.3亿元。

然而,好时光并不长。

双方合作后不久,上海东吴发现金乡县政府资金短缺,建设项目程序存在问题。然而,一些项目此时已经开始,上海东沃不得不“咬着牙完成”已经开始的部分。

2014年10月30日,金乡县政府向上海东沃发出“项目投资服务费确认函”,确认上海东沃协议项下的单项项目投资服务已经完成,应向上海东沃支付8502万元项目投资服务费。

金乡县政府尚未支付8502万元的投资服务费。

2017年,金乡县政府还提议补偿县供电局家庭医院区改造项目用地的费用。同年7月,金乡县政府与上海东吴签订开发协议,规定土地退市时,上海东吴借给金乡县政府的拆迁补偿费2000万元,以及上述政府拖欠的款项,可由土地出让金和应缴保证金冲抵。

然而,金乡县政府要求上海东吴全额支付1.9712亿元。后来,上海东沃找了一家知名的房地产代理商进行投资和合作,但在2018年2月土地被摘牌后,县政府仍然没有付款。

2018年11月19日,在国务院清理政府部门欠民营企业债务专项行动的背景下,上海东沃将金乡县政府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要求金乡县政府支付拖欠款项8502万元,利息4517.2万元,总额超过1.3亿元。

在起诉书中,上海东沃表示,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它以多种方式筹集资金,承担了巨大的财务成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被告修建滨河大道景观和道路项目,极大地便利了金乡县人民的生活,提升了金乡县的城市形象。被告作为一级人民政府,拒绝履行合同义务,违反国家政策,在支付项目资金的条件下非法占用私营企业资金。

2018年11月22日,山东省高级法院认定上海东沃财产保全申请合法,决定冻结金乡县政府1301.972亿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应财产,并立即执行。

山东县政府要求去江苏受审

令人惊讶的是,金乡县政府在收到财产保全裁定后,向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地方各级人民法院重大民事诉讼案件集中管辖规定》,“属于建设合同所涉房地产建设项目所在华东地区重大民事诉讼的中央管辖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

经审查,山东省高级法院认为,所涉项目位于山东省金乡县,金乡县政府声称受江苏省高级法院管辖没有依据。2019年1月21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对金乡县政府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作出裁决。

申请被驳回后,金乡县政府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除保留被山东省高级法院驳回的第一项异议中列举的理由外,还指出“东沃景观公司不是投资者、中标者、承包商和实际建造者,不享有债权,也不是合格的原告”。

几个月前,金乡县政府决定撤回诉讼。

上游新闻获得的最高法院民事判决显示,金乡县政府“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撤回上诉,接受山东省高级法院民事判决的结果”。

金乡县滨河二环路建成后的真实场景将由上海东窝管理。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在第一次听证会上,双方同意调解。

在10月9日的听证会上,双方争论的焦点是前一份合同是否有效以及涉及的金额和金额。

金乡县政府表示,2014年1月双方以金乡县人民政府为投资主体、上海东窝为投资主体签署的《莱河-老万福河和泰康湖景观设计建设项目投资建设合作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无效。同时,该项目于2014年7月8日向社会公布后,还否决了县政府出具的单项工程总投资8502万元的《工程项目投资服务费用确认书》。

上海东沃坚持认为合同有效。他的律师表示,金乡县人民政府是投资主体,上海东窝是投资主体。双方合作的特征是明确的。该协议是双方之间的合作协议,是合同法规定的有名合同以外的无名合同。合同规定,上海东沃的义务是与金乡县政府合作,作为一个共同雇主,建设本案涉及的二环路项目和与本案无关的其他两个项目。在该项目中,上海东沃与县政府合作投标该案所涉及的项目,并作为共同雇主与建设单位签订施工合同,县政府监督和管理该施工项目

法官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交换意见后,金乡县政府的几个人同意了。上海东沃也同意接受调解。

金祥县政府表示,钱的数量和数额应该在回去向领导汇报后确定。

然而,上海东沃表示,根据滨河二环路项目的成本预算,除建筑安装费用外,该项目还发生了投资费用,包括技术咨询费、配套建设管理费、建设管理费、建设期贷款利息等费用。

政府拖欠私营企业的款项并不少见。

上游新闻梳理发现,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地方政府因各种原因拖欠民营企业应付款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信用中国”官方网站的“部分政府部门拖欠民营中小企业典型失信案例”栏目中,有两个失信者的名字,分别是:沈阳市沈北新区财罗街道办事处和河北省歙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涉案金额分别超过3696万元和823万元。例如,在沈阳市沈北新区财罗街道办事处,违背诺言者的具体情况是他有能力履行但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中规定的义务。

此外,面对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相关资产的法律判决,政府部门提出了各种抗辩理由。

在四川省高级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北川县财政局扣留了478万元。北川县财政局认为,这笔钱是专项预算资金。在目标分配给预算单位之前,该基金是一个财政基金。法院的做法改变了财政资金的预算用途,这严重违反了法律。但是这个理由被法院驳回了。

在大连甘井子区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大连保税区财政局因查封238万元人民币而对执法提出异议,称法院冻结财政局账户对廉政建设产生了负面影响。法院驳回了这一请求,并驳回了异议。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民间投资支持政策,有序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应该带头维护诚信和遵守合同。它不能“忽视新官员的旧债”。它必须在年底前还清一半以上欠企业的钱。它绝不能允许新的欠款增加。

上游记者李红朋

万博manbetx官网 江苏快3购买 在线买彩票

© Copyright 2018-2019 fzltjy.com 洋所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